平台注册送

想娶个好媳妇原来有这么多套路?真是服了
2018-12-5 22:20:55  来源:图说果敢 【字体: 】 浏览:
本文摘要:
想娶个好媳妇原来有这么多套路?真是服了
  楚文星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苏明月,眼中再次闪过惊艳,真的太美了。
 
  眉如远山,眼若秋水,纤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,搭上那完美妖娆的身材,简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美艳高贵。
 
  “我们试婚吧!”苏明月深吸一口气,冷声开口。
 
  “试婚?”
  “没错,虽然你真的很差劲,但并不妨碍我跟你试试。”苏明月说到这,脑海中不由浮现这个男人昨日的表现,眼中满满的鄙视。
 
  穿着偏旧,满嘴胡渣,搭上懒散的无所事事模样。偏偏却不要脸地把自己夸的天上有,地上无。
 
  竟然说什么太年轻不想要孩子,让自己别老想着跟他做那事,或者戴套来也行。
 
  还说什么结婚了自己的公司就是他的,给多少钱都不肯放弃。
 
  总之就是,没有最无耻,只有更无耻。
 
  后来,因为把对方赶走,却被一直把她当宝贝的奶奶狠狠训斥一顿,要求她立刻打电话找回那混蛋。她可以不任何人的话,但却不能不奶奶的话,所以约了他今早见面。
 
  楚文星依然脸带笑容,毫不介意,只是好奇地问:“怎么个试法?”
 
  “很简单,我跟你结婚,一起相处。但是,必须有一年期限。如果一年之内,我不满意你,那我们必须离婚。”
 
  别说一年,就算给对方十年时间,她也不可能喜欢上对方。只要一年期限到了,再离婚,相信那时候奶奶也不能说什么了,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 
  “有点意思,可万一一年后,我不满意你,你却死皮赖脸地缠着我……”
 
  “你才死皮赖脸呢。”苏明月气血上涌,差点暴走,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,不过很快忍住:“如果是那样,主动权自然在你手里。”
 
  楚文星沉默,没想到这小妞想出了这么个主意,还真是挺有想法的,就连他都没有想到。
 
  苏明月看他不吭声,心里打鼓,忙补充:“就算万一最终我们因为不合适分手,我也可以给你创业资金,一个亿,怎么样?有一个亿,你可以做很多事,可以找很多女人,想干什么都行。”
 
  “这个,不是钱的问题啊。”
 
  “二亿!”
 
  “那个,真不是钱……”
 
  “三亿,你不要太过分了……”
 
  “你怎么就不明白,真不是……”
 
  “五亿!”苏明月咬了咬牙,说出了心中的底线。
 
  “成交!”一直拒绝的楚文星眼睛一亮,立刻改口答应了下来。
 
  苏明月整个人被呛了一下,原来所谓的坚持只是想要更多的钱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事办成了就行,忙说:“那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 
  “行!”楚文星答应的干脆。
 
  苏明月得到肯定答复,赶紧拿出两份早已拟定好的合约,以及随身携带的钢笔递了过去,趁热打铁地说:“既然你都同意了,那我们现在就把合约签了吧。”
 
  楚文星接过合约,微微怔了怔,笑说:“你办事还真是干脆利落,雷厉风行。”
 
  “当然!你无所事事,时间自然可以任意挥霍。但对我来说,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。”
 
  楚文星纳闷了,问道:“你怎么就认定我无所事事?”
 
  苏明月白了他一眼反问:“这还用问,你浑身上下都透出了一股不思进取,胸无大志的废材气息。”
 
  “好吧。”楚文星无力反驳。
 
  苏明月看他样子,就知道自己说中了,眼中满满的鄙视。心中暗哼一声,这样的男人,也妄想做自己的老公,还不如让她撞墙死了算了。
 
  楚文星接过合约,短短几秒快速扫过之后,就毫不犹豫地在上面直接签上了自己大名,笑着说:“好了。”
 
  苏明月亲眼看着他签的,一道喜悦在眼中一闪即逝,淡淡地问:“你不看内容就签了?”
 
  “没事,你给的合约,哪怕把我卖了,我也心甘情愿,谁叫我对你满满的都是爱呢。”楚文星语气还挺真诚。
 
  只可惜,苏明月不但不信,甚至心想,这绝对是一个口是心非,满嘴甜言蜜语的无耻男人。
 
  幸好楚文星不懂读心术,否则知道她这想法,非郁闷死不可。
 
  “虽然你不看,但有几点我觉得我必须跟你重点说一下,避免你违规。”苏明月说。
 
  “好吧,你说。”
 
  “第一,以后我们结婚了,虽然住在一起,但你绝不能碰我,我也不会管你的事情。”
 
  “可以!”楚文星毫不犹豫地答应,他可没想过这冷冰冰的女人会轻易让自己碰她,能自由逍遥已经很不错了,也算是完成了爷爷的要求。
 
  “第二,我们的关系,你不能泄露给外人知晓,尤其是公司里面的人。”
 
  “放心,我这人守口如瓶,不会乱说的。而且大不了,我不去你公司就是,更不会在公司泄露了。”
 
  “这不行,你必须到我公司工作,过两天就上班。”苏明月直接说,这个不是她的要求,是奶奶说的,必须让楚文星去公司,好好工作学习,争取能尽快提升能力帮她。
 
  当然,在她看来,以眼前这个男人的能力跟态度,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,根本不可能会对公司有帮助。
 
  “啊,不可以不去吗?”楚文星郁闷,他可不想把自己整天关在一个地方。
 
  “不行,你没看条约上都已经写了,在公司工作,要注意不能暴露身份。这句话说明,你必须在我的公司工作。”
 
  “这话还能这样解释?”楚文星惊愕。
 
  “当然,下面可是写了,一切最终解释权归苏明月所有。”苏明月指着合约优雅地说。
 
  楚文星无奈:“好吧,算你狠,我认了。”但很快又一本正经地补充:“不过我先声明,吃喝玩乐我擅长,正正经经工作可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 
  苏明月冷哼一声,看他丝毫不觉得这样说很丢人的样子,冷冷地说:“没事,就你这样的,我也不敢奢望有什么工作能力。在公司,只要你安安分分,不惹麻烦,没人会开除你的。”
 
  “行,反正有你罩着,我还怕什么。”楚文星没有意见。
 
  “那就好!”苏明月又问:“你户口本带着吧?”
 
  “什么意思?”
 
  “结婚啊,现在刚好八点半,等我们赶到民政局门口,应该正好开门上班了。”
 
  “……”楚文星彻底呆了。
 
2
   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两人一起走出了民政局,楚文星坐在苏明月的豪车上翻看着手里的小本本,瞅了又瞅,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 
  奶奶的,哥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婚了,娶的还是一个年轻貌美,身娇体嫩的富婆。只可惜,这个老婆有点冷。
 
  苏明月也是神情异样,自己竟然就这样结婚了。不过她却暗暗松了一口气,昨晚筹划许久,本以为很麻烦的事情,今天却进展的非常顺利。
 
  要知道,从之前的情况来看,楚文星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。幸好,总算安排妥当了这件事。
 
  楚文星回过神来,看着开车的苏明月问:“老婆,既然我们已经结婚了,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?”
 
  “庆祝,你觉得这事值得庆祝?”苏明月一脸冷漠地反问。
 
  “难道不值得?”
 
  “当然不值得,毋庸置疑的事情。”苏明月还说:“更何况,我现在一堆工作要忙,哪有空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 
  “好吧。”楚文星无奈。
 
  “还有,以后对我的称呼你要注意。”苏明月到老婆两字从他口中冒出,怎么都觉得异常刺耳。
 
  “称呼?你不喜欢老婆两个字啊,那行,以后就叫你亲爱的。”
 
  “……”苏明月眉头皱起。
 
  “这也不行,那小宝贝?”
 
  “苏姐姐?不对,你比我小,苏妹妹?”
 
  “还不行啊,小月月?”
 
  苏明月差点崩溃,她明白自己再不说话,还不知道从他口里会冒出什么让人羞愤的称呼,赶紧说:“叫我名字。”
 
  “哦!知道了。”楚文星竟然没有反驳,很自然地答应,这让苏明月反而有些不适应他的风格。
 
  “你住在哪?”苏明玉问。
 
  “怎么了?”
 
  “去你那,收拾东西,跟我回家!”苏明月冷声说,说到回家两个字,内心莫名地有些触动。
 
  家,那里以前可是她一个人的家。从今往后,就要再住进去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了。
 
  “回家啊。”楚文星摸了摸鼻子,话有些意味深长,苏明月装着没见。
 
  很快,两人到了房间,楚文星指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笑着说:“有些乱,你等等。当然,毕竟女人更擅长收拾东西,如果你愿意帮忙最好了。”
 
  苏明月瞅了一眼,眉头蹙起:“我不知道怎么收拾东西,而且,你这些破烂,根本就没必要收拾,全扔了就是。需要什么,以后买新的。”
 
  “额!”楚文星觉得自己还是老实闭上嘴巴,收拾了一点衣服,然后整理着随身携带的一堆书籍。
 
  苏明月显然看到了,远远看去不像是消遣的小说,问道:“你喜欢看书?”
 
  “是啊,俗话说的好,书中自有颜如玉,所以我空闲时候就喜欢看看书。”楚文星笑着边收拾。
 
  “看得出来,很符合你的性格。”苏明月想到了楚文星色米米的眼睛,估计她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女人,可不正是符合他的性格。
 
  这时她看那些书都挺厚,好奇地上前看了一下,史记,资治通鉴,孙子兵法等等都有,不由地问:“这些你都看?”
 
  “当然,情场如战场,兵法策略用的好,泡妞都事半功倍。比如说,那个欲擒故纵就很好用。”
 
  苏明月有些气恼,懒得理他,直接走到一旁坐着看他收拾。可这个混蛋,动作也太慢了,忍不住催促了几下。
 
  终于,收拾妥当,楚文星坐上车,想到了领证的事,想到她刚刚的催促,问道:“明月,你做什么事都这么风风火火吗?”
 
  “什么风风火火,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。”
 
  “结婚也是没意义的事情?”
 
  “难道不是吗?”
 
  楚文星不吭声了,这根本就不是个正常女人。一般对于女人来说,结婚可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。
 
  毕竟,大部分人一辈子就那么一回。半个多小时以后,车子进入了翠园。
 
  翠园是一个别墅小区,地理位置靠近郊区,环境优雅,风景秀丽,交通也便利,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,
 
  坐在车里,楚文星通过车窗扫视着外面,笑着赞叹:“这里环境真不错,住着肯定很舒心。”
 
  “当然,不好我也不会买在这。”苏明月不客气地说,来到6号别墅门口:“到了。”
 
  楚文星点了点头,老实地收拾东西。没办法,他可没指望苏明月能帮他拿东西。让他比较无奈的是,刚下车,苏明月就启动车子要往外开。
 
  “你去哪?”楚文星忙问。
 
  “上班,因为这破事,都耽误我很长时间了。”苏明月甩下一句话,就驱使着红色宝马离开。
 
  在她眼中,结婚不但是没意义的事情,还是一件破事?而且,这个老婆,到了家门口,都不把自己领进去一下。
 
  楚文暗暗苦笑,无奈地孤身往里走去,这时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,笑着问:“你好,你就是楚文星先生吧?”
 
  “嗯,是的。”楚文星忙笑着说,看来苏明月还是打电话通知了的,边往里走边笑着问:“大姐,这栋别墅就你跟明月两人住吗?”
 
  “不是,我一个人哪忙得过来。对了,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哪是什么大姐。我姓吴,是这栋别墅的管家,专门伺候***的,你跟她一样,叫我吴妈就好了。”
 
  “怎么会,您看起来就跟三十来岁一样,人还这么漂亮。”楚文星丝毫不吝啬赞美。
 
  吴妈被夸的相当高兴,对他印象越发好,进去后说:“***说你没吃早餐,先坐一会,我去给你做些。”
 
  “嗯,麻烦你了。”楚文星看着吴妈离开,起身走动了一下,整个别墅,外面很空旷,花园,游泳池,一应俱全。
 
  里面也是设计优雅,档次极高。像什么红木家具,高档家电之类的,一应俱全,什么都不缺,除了人气。
 
  吃完东西,在吴妈的帮助下,楚文星进入自己房间,里面各种家具,应有尽有。总之,一切全都安排妥当了。
 
  这里,以后就是他的家了,至少一年内是。
 
3
    楚文星闲来没事,跟吴妈闲聊知道了不少苏明月的事,顺道刮了胡子洗了个澡,人都变得精神帅气多了。
 
 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,他到苏明月给吴妈打电话告知今天加班,要十点多回家。反正无聊,更何况,就算人家回来了,也没好脸色看,就出了门。
 
  刚出去手机响起,接通之后喊道:“爷爷!”
 
  “文星,我跟你说的事情,你办妥了没?”爷爷直接问。
 
  “何止是办妥了,连结婚证都领了。”楚文星没好气地说,自己才来江海市不到一个月,都催多少回了。
 
  “证都领了?卧槽,你真够迅猛的。”爷爷惊愕。
 
  “爷爷,你能靠谱点不,一大把年纪还爆粗口。”楚文星鄙视完才说:“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 
  “满意,满意!”爷爷哈哈笑着说:“加把劲,争取尽快给我抱个孙子。”
 
  楚文星一,不由想到了苏明月那冷冰冰的样子,顿觉这个事情是多么的不靠谱:“你就好好等着吧。”
 
  “我会等的,对了,你在江海还好吧。这里可不比国外,虽然你身份非比寻常,往日更是在国际上逍遥霸道惯了。但在华夏,还是要低调点。”
 
  “知了,你孙子是那么不懂事的吗?”楚文星反问,相比爷爷能够随便开玩笑,老爸反而是个非常严肃充满威严的人。
 
  “那倒没有,只是希望你能安安心心地度过一段轻松愉快的日子。”爷爷叹息着说。
 
  楚文星微微沉默,好一会才说:“爷爷,我还有事忙,先不跟你聊了啊?”
 
  “好,你要加油,我可等着你的宝宝出世呢。”爷爷期待地说。
 
  楚文星无语地挂了电话,他知道爷爷一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做,而且非常的危险。想到这个,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往日的情景。
 
  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从小,爷爷就把他丢入了暗无天日的训练场,接受着整个组织最残酷,最全面的训练。
 
  之后更是带着接受组织训练的兄弟们执行了一系列危险任务,他曾质问爷爷,为什么要这么对他。
 
  爷爷只说了一句,楚家需要强大的他。
 
  或许这样也好,让他从小远离了优越的生活,更没有沾染丝毫的纨绔气息,甚至京城很多人都不知道,楚家还有他这么一号强悍人物。
 
  半个小时后,楚文星出现在随意酒吧门口,这时一个叫张勇的保安看到,忙上前喊:“星哥,你来了。今天丁姐有事,她没在酒吧。”
 
  丁姐是这的老板娘丁香,也是楚文星组织中一个兄弟的姐姐,托他照看。来江海市这么些日子,一来二去,两人非常熟。
 
  “没事,我就是想喝酒,老样子的。”楚文星笑着往里面走去,找到一个位置坐下,欣赏着上面的火辣热舞。
 
  “好的!那个,燕燕,莺莺他们可是一直都念着星哥你,要不我让她们来陪陪你?”
 
  楚文星摇头笑说:“算了吧,她们一个个如狼似虎,让她们陪,我还不被她们吃的渣都不剩。”
 
  “嘿嘿,那不是星哥你魅力大嘛。”
 
  接下来的时间,确实有好些女子接近,除了酒吧认识楚文星的,还有二三个极其美艳的女人。
 
  但很显然,楚文星一点都不敢兴趣,摇头婉拒。不知不觉,已经是晚上十点。得回家了,咱可要做个顾家的好男人。
 
  可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,一个醉眼朦胧的女子突然出现,手里还拿着酒,坐下来直接问道:“你为什么拒绝那些接近你的女子?”
 
  楚文星楞了一下,笑着说:“没什么,因为我结婚了。”
 
  当然,眼前的女子确实相当漂亮,一头乌黑长长的秀发,如同精心雕刻一般的俏脸微微泛红,配上玲珑的身材,隐隐透出的白嫩,真是魅力无限。
 
  “结婚?”女子眼中露出嘲讽:“你们男人不是都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?”
 
  “你说的挺对,但也分情况。我这人眼界高,一般女人可看不上。”楚文星看对方漂亮,才愿意多说几句。
 
  “是吗,那像我这样的呢?”女子脸庞嫣红,看起来喝了相当不少的酒。
 
  楚文星摇了摇头,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:“美女,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事心伤。但是我提醒你,一个女人,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在酒吧喝醉了很不安全。”
 
  “虚伪,看起来人模人样的,满嘴仁义,我看你脑子还不知道想着什么无耻的事情吧。”女子眼中露出恨意。
 
  楚文星苦笑,这女人有病吧,莫名其妙地找自己,说着莫名其妙的话,摇头起身离开。
 
  “等等!”女子眼见楚文星一声不吭地离开,对她竟然没有丝毫非分之想的意思,不由地喊住。
 
  “还有事?”楚文星淡淡地问,目光清澈。
 
  “我快喝醉了,站都快站不稳了,你就这样离开?”女子问。
 
  “我又不认识你,你喝醉了关我什么事?”
 
  “怎么,你们男人,不是个个都巴不得女人喝得越醉越好,到时候就可以带走想做什么都行吗?”
 
  “你说这个啊,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,但我绝对不是,知道为什么吗?”楚文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本就洒脱的他更增添了不少的魅力。
 
  “为什么?”
 
  “因为我喜欢跟清醒的女人来。”
 
  “为啥?”女子脸色更加红,但酒能壮胆,脱口就问。
 
  “因为女人喝醉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而这种事,只有真正的身体跟思想合一,才能享受最佳的感觉。”楚文星坦然直白地说。
 
  “变太。”美女骂了一句。
 
  “也许是吧,不过看你醉眼朦胧的样子,还是好好关心你自己吧。如果我是你,就立刻出门,然后回家。”楚文星说完就走。
 
  话已送到,对方不那也没办法。
 
  女子看着楚文星真走了,有些惊愕,看他真的就那么离开,突然大喊一声:“等一下!”
 
  楚文星转头无奈地问:“美女,你到底闹哪样?”
 
  “是男人,就过来坐下陪我喝酒。”女子说。
 
  楚文星摇头不理,直接走开。
 
  可这时,女人不知哪根筋不对,直接起身追了上去,而是上来就是抱着楚文星拥吻了起来,狂热且疯狂。
 
  楚文星楞了一下,他往日就是浪子,回到华夏之后,一直都没碰女人。偏偏这个女人如此勾人,如此主动,手很快不由自主地放到她身上。

相关内容